妻子成为我的上司后,每天都在公司「羞辱」我!我终于受不了要离

1

,我的老婆冯雪花升上了部门经理,在所有人看来,对我家都是喜事一桩。可只有我知道,从这天起,我成了世界上最倒霉的男人。

因为我和老婆是同事,之前分别是推广部的两个组长,这下老婆却一跃成为我的顶头上司。我知道,背后看我笑话的人有很多。

果然不出所料,老婆升职当天,便频频有人前来「恭喜」我,说什幺「近水楼台先得月」,「背靠大树好乘凉」,更有过份者甚至还说,这下你不用担心裁员了,裁了谁,也不会裁掉自己老公的。

不约而同地,所有人都忽略了我本来就是一个踏实勤奋的好员工,就算冯雪花不是我的老婆,裁员也不会轮到我!

心里的郁闷可想而知。冯雪花好象也听到这些言论,彷彿刻意为了证明什幺,又好象必须新官上任三把火,这个女人第一把火,就烧到了自己亲老公——我的头上。

这天朝会上,冯雪花点名批评了我的组,说业务考核,我们全组十个成员,竟有七个人不合格,更荒唐的是,连我这个组长的考核都不合格。

冯雪花盯着我,严肃地说,再这样下去,我看你这个组长就别想干了。

所有人都看着我,我感觉自己的脸面已经像臭袜子一般,被塞到了裤裆里。

一时急了,智商就跟不上大脑运转了,于是我说,你这个经理也高明不到哪里去,不然做菜咋老忘记放盐呢?

人们哄地一声笑了,会场紧张的气氛顿时给我的「幽默」软化掉。可是一看冯雪花的脸,已经僵成了一块塑料。

这晚下班回家,我俩谁也不理谁。冯雪花认为我不该在众人面前塌她的台,可我认为,作为一个男人,一个丈夫,一个一家之主,被塌掉台的人,明明是我。

2

冯雪花与我冷战三天。第三天,还是我忍不了,向她求和。

我採取的方式也很野蛮,直接在床上将她扑倒。这女人假模假式地扭捏一番,从了,享受完了,然后才说,以后不许在公司拆我的台。

我瞪起眼睛说,你也不许在公司拆我的台。

关于谁的「台」更重要这个问题,这晚我们没有达成共识。然后冯雪花说,在公司,以我为尊,在家里,以你为尊。不然,你让我如何开展工作?我升职,有多少人不服,多少人眼红,你作为我的老公,是最应该支持我的人。

我没说话。我知道冯雪花有冯雪花的道理,可是,在家里哪怕被老婆骑在头上又如何?在外面,男人要的不就是一张脸幺?

怪就怪在我运气不好,老婆偏偏比我更出息,还偏偏是我的上司。我开始羡慕起别的男人来,哪怕在外面混得像砣屎,但人家仍然是老婆的天。我呢?在家里被欺负就算了,在外面,也眼睁睁地被老婆压一头。

我知道自己需要调整心态。为了家庭和谐,我也準备为此做出努力。

我没想到,在冯雪花经理的眼中,我的努力,就是一砣屎。

3

国庆前夕,推广部有一个业务模拟竞赛,冯雪花对我说,好好表现,争取让领导和同事们都看到你的实力。

我信心百倍。之前考核垫底时,我已经发誓要一雪前耻了。

推广部一共有四个组,综合排名,我的小组排第二。第三,四名不足为惧,现在要搞定的,就是老马那一组。

老马之前是冯雪花的手下。冯雪花升职后,他成了组长,不知出于什幺心理,就想压我一头。我毫不怀疑,这次竞赛,这个家伙摩拳擦掌,就想让我出丑呢!

我本来并没有把老马放在眼里,我有老婆这个制胜法宝好吗?

于是趁冯雪花去洗手间时,我从她的公文包里偷看了这次竞赛的试题。

接下来,我一边吩咐组员们紧锣密鼓地做準备,一边等着看老马的笑话。

可是当竞赛开始,试题发下来时,我傻眼了。比赛题目,根本不是我从冯雪花包里偷看到的那一个。

于是一开始就奔错方向的我们,被打了个措手不及。这次竞赛,老马的组凭藉超快的反应力,和的确优于我们的实力,取得了胜利。

从冯雪花手里接过奖盃和奖金时,老马笑得很灿烂。走下台来,经过我身边时,这厮俯耳过来,悄悄地说,原来你老婆当真没有徇私,之前我还误会过你们夫妻俩,对不住啊!

这晚我和冯雪花大吵一架,我指责她故意在包里放假试题让我上当,冯雪花却淡定地说,如果你是君子,就不会偷看我的包。自己行不正坐不端,上了当也是活该。

我特别不能理解,指着她的鼻子说,我有你这样的老婆,简直倒了八辈子霉!

冯雪花却说,这次就是为了给你一个教训,让你明白身为一个职场人的起码道德和準则,一个人的发展,取决于他自己,而不是他有一个什幺样的老婆!

4

我觉得我完了,我的事业我的婚姻,以及我的爱情。

想当年,冯雪花是个多可爱的姑娘啊!她刚来报道的时候,我已经是公司的一只老鸟,她口口声声叫我师傅,我也尽心儘力地帮她,带她,让她慢慢在公司站稳脚跟,稳步发展。

后来,她就控制不住了,业务越来越好,能力越来越突出,也越来越多地,对我颐指气使。

我们之间的关係,从那时起便开始失衡了,直到她升任经理,这种不平衡达到了顶峰。

在公司,冯雪花力求自己的发展不受到我们之间关係的制约。于是,当我犯错时,她从来没有为我说过一句话,当我被上级领导斥责时,在旁边帮腔教育我的人,永远是她,当我与同事之间有利益冲突时,她往往站在同事那一边。

她竭尽所能地让别人认为自己很公平。但是,她从来没有想过我的感受。

我的确不如她能干,没有她优秀,但并不代表,我可以毫无条件地,被自己的老婆踩到脚下,彷彿没有尊严。

冯雪花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,尊严不是别人给的,而是自己挣的。

我万分同意这个观点。可是,我的人生中,有太多时候,尊严与委屈狭路相逢。

而冯雪花,她从来不认为自己所做的,缺少了一点什幺。

5

我决定与冯雪花离婚。不是因为赌气,而是我真诚地认为,我们之间走不下去了。

好吧,我不知不觉地坠入自己之前最鄙视的那个男人群体中:看不得老婆比自己强。

但现在我理解了,很多时候,并不是男人心眼窄,而是适合他们生存的空间,实在太小了。女人们挥舞大刀阔步前进的时候,并没有给男人留一条让他们也能自在奔跑的小路来。

冯雪花对我的离婚要求不置可否,她甚至都没有像别人的老婆那样,委屈地哭一场。

这就是女强人应有的姿态,我无话可说。

离婚协议就放在书房抽屉里,名字我都签好了。家里财产也就一套房子,存款十万块,我全都不要。车子是公司给冯雪花配的,要说离婚唯一让我感到不便的,就是从此不能搭她的顺风车去上班了。

等待她签字的那一周,过得特别漫长。

而就在这一周,关于冯雪花的流言像瘟疫一般在公司里漫延开来。人们说,她之所以能提升为部门经理,都是因为和刘副总关係不一般。

刘副总叫刘春福,是整个公司对冯雪花最欣赏的人。

对天发誓,我对刘春福从来没有过异常的想法,我百分之百地信任自己的老婆,不,即将要变成前妻。

听到这个流言时,我的心像被刀子割着那幺疼。

下午下班,我迈着沉重的步伐走向公交站台,一辆银灰色的奥迪A6像条鳗鱼般,从我眼前唰地滑过。车子正是刘春福的,而副驾上,坐着那即将变为前妻的我的老婆冯雪花。

身后,是几个同事的窃窃私语,可音量却恰好能传达进我的耳膜。

不知抽了什幺风,我转身就奔进公司地下车库,用备用钥匙开走了冯雪花留在车库里的车,然后追着刘春福的车屁股,一路跟蹤他们,来到锦江大饭店。

停车场里,我的车像匹鲁莽的奔牛,牢牢地别住了刘春福的车头。

两个人下车,吃惊地看着我。

我在这时才清醒过来,看着饭店门口拉着的公司行业交流会的欢迎条幅,才知道自己做了件蠢事。

我抛下车子落荒而逃,冯雪花从后面追上来,颤抖着声音沖我喊,混蛋,我明天就和你离婚!

6

全公司都知道我要和一路高升的老婆离婚了,人们向我投来兴灾乐祸的笑脸。平时不敢在我面前大小声的,此刻也会趁着这欢乐的气氛揶揄我几句了。

我这才意识到,以我平庸的才能,狭窄的心胸,要不是看在冯雪花面上,众人早就一拥而上将我踩得稀巴烂了。

世间最痛苦的事情,莫过于看清那个不堪的自己。

可大概谁也不相信,此刻的我,心中一片宁静。我想,我终于可以脱离冯雪花的庇佑,真真正正地当一回爷们儿。

然而当我在厕所里,听到洗手台前两个同事肆无忌禅地大嚼冯雪花的舌根时,一秒钟都没有耽搁,就踹开厕所门冲出去,和那个长舌男揪打在一起。

我本是多幺怂的一个人啊,平时在街上看到有人打架,都会拉着冯雪花躲得远远的,生怕被误伤。

可是那一刻,我真的无法忍受自己耳膜里钻进来的字眼,比如借男人上位,比如骚货,狐狸精。

关于冯雪花的品行,没有人比我更清楚。虽然她过于强势,咄咄逼人,但那些把骯髒字眼强加到她头上的人,真该下地狱。

这一仗不知是如何结束的,好象所有人都跑出来围观了,然后我看到了冯雪花,她尖叫着冲上来,高跟鞋狠狠地踹在那个揪住我狠揍的家伙脸上。

冯雪花从来都是严厉而公平的,人们从来没有见识到她作为泼妇的一面,真是所向披靡,令人叹为观止。

冯雪花的威信,以及她苦心经营的形象,就在这一刻毁掉了。因为她不想让自己的老公被人揍成猪头。

这天,我和冯雪花坐在热闹喧嚣的大排档里,共同干掉二十四瓶啤酒,说的话,比这辈子加起来还要多。

然后冯雪花醉了,伏倒在桌子上时,她说,谁都不相信我,只有你相信我。

她说,老公,我好累。老公,我不想离婚。

她说,老公,对不起。

转机往往是上帝安排的,他老人家想在哪儿逆袭,就在哪儿逆袭。

冯雪花有什幺对不起我的呢?她不过就是想好好做一番事业。儘管我不得不承认,她的确缺了些女性的温柔,如果她肯虚心请教,我会毫无保留地告诉她,如何做一个事业与家庭兼得的老婆,其实技巧没别的,就是哄。我等着她来哄我,已经等了好久好久。

所以我握住了冯雪花的手,握得紧紧的,就像当初在婚礼上,我们彼此紧握着,并相信此生永不放开一样。

via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推荐